5年拖欠教师工资近5亿 是对发展根基的“釜底抽薪”


近日,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进行了明察暗访,发现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5年时间里,一个县累计拖欠教师工资近5亿元。这样的事发生在国家三令五申要求“依法保障教师权益和待遇”的大背景下,让人诧异,也足够恶劣。

从具体拖欠项目看,多个能够“克扣”教师待遇的环节都被“雁过拔毛”——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补贴;未按时缴纳教师五险一金;擅自改变教育专项经费用途,违规挪用上级资金;以发放所拖欠的绩效工资等款项为由,变相强制要求教师存款入股。

如果说拖欠教师工资和津贴、未及时为教师缴纳社保,尚还可以用“财政困难”来搪塞,那么擅自改变教育专项经费用途、挪用上级资金,变相强制要求教师存款入股,则属于主动“作恶”了。

公开信息显示,大方县的确属于财政困难地区。其2019年的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仅有6.39亿元,而支出则达到62.9亿元,落差不小。但在当年财政收入只增长了2.7%的情况下,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支出却同比增长了23.5%——财政支出可以维持高增长,说明当地并未穷到“无米下锅”、必须“穷”教师的地步。

这近一步反映出,教师的工资被拖、教育经费被挪用,其实与“穷”并无直接关系。关键还是在于,当地并未把教师工资的发放和教师权益保障,放到“心”上。

当然,能够对教师权益保障如此“漫不经心”,根子还是在于相关制度的约束效力并未体现出来。如《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明确要求,各级人民政府要将教师队伍建设作为教育投入重点予以优先保障,财政教育经费要优先保障中小学教职工工资发放;《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也明确,经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非经法定程序,不得调整。显然,如果这些制度在大方县的执行中能够具备足够的刚性,像这样长期拖欠、挪用教师工资和教育经费的行为,就不可能那么容易得逞。

此次国务院点名曝光后,一方面,当地必须尽快把拖欠的工资补上,同时,也要有人为拖欠工资和挪用教育经费的行为负责;另一方面,还应从顶层设计上,强化相关制度的执行和监督。唯有配套的相关制度不那么容易在执行中被“洞穿”,“依法保障教师权益和待遇”才能形成更有力的制度支撑。

大方县教师的权益保障之孱弱,不只体现在工资被拖欠上,更反映在教师的申诉和维权得不到当地应有的重视上。要知道,大方县对教师工资一拖就是5年之久,并且还伴随着强制存款入股现象,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很难相信当地教师没有向相关方面反映过。无论如何,不能只等到教师集体讨薪事件出现后再正视教师的正当诉求。国务院主动曝光这样的事,也应该给个别地方政府不够重视教师的问题敲响警钟。

“再穷不能穷教育”,从来就不是一句空话。尤其是对大方这样的地区来说,连教师工资都被“予取予夺”,这不仅是对教师的伤害,也是对地方发展根基的“釜底抽薪”。而让教师权益获得刚性保障,让教师的声音被及时“听见”,也不应该仅仅是每年教师节前后的“例行话题”,它需要形成更多有约束力的制度保障。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